首页
> 新闻中心 > 海员天地
新闻中心
海员天地
海上心路
发布时间: 2019-04-16 分享到:

    海,是遥远水天线划过的白璧

    海,是街头巷尾声声吆喝的亲切

    海,是芙蓉花初展粉黛带来的欣喜

    海,是让我手心不再感到寒凉的那个句点

    一

    晴美的午后,天光绽放,墨色的海岛,烟雨缭绕。远处是连绵清瘦的黛山,天是澄澈的蓝,风扑面驱炎。山下一湾浅滩环绕着,绿荫旁的椰树向上生长。荡漾的波澜和掠过的青鸟,流光恣意,宛若色散。

海面的静谧同嘈杂的陆地形成鲜明对比,看着日光淡薄的投影从红壁舷墙上渐次升起,我踏着斜阳下自己的影子,在甲板上惬意地闲走,仿佛融化了深埋在秋天的旧时光。漫漫航路上,偶尔会感到那远去的凛冽风音还唱着逝去的声音、逝去的歌。即便多年以后,那风音已成为记忆里模糊的、难以成型的一团雾气,但始终还是挥之不去。回忆悠长,入口即是顷刻的酸甜,绵延不绝直到耳后都不会消沉。我始终记得那些打湿嘴角的泪水所带来的苦涩,从味蕾一直蔓延到胃里,吞下去是我唯一信奉的准则。

    我会经常在船艏驻足,读取上面沧桑的痕迹,从中理解生活想要告诉我的事情。有时轮船相向而过,霎时整个心都鼓满了风,风里有来自大海的震动。天地空寂,所有的景色仿佛斜倚在海风之中,被阳光照耀出明朗的力度,光线斑斓,碎影重叠,散发着生之渴望。周遭沉寂,弥漫着陈酿的馨香。时光像是爬满铁锈的钉子,年轻时扎进舷墙,同轮船长到了一起,年久拔出,必定痛彻心扉。我总会趁着微弱的灯光,带着内心深海般的寂静,在复杂的情绪里写下或激昂或悲观的理想。世界的脸,莫名地肃默而孤单起来。

    我有时会对自己的无拘无束感到一阵自得,但下一步就会陷入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的困惑之中。不想去听来自身后的回音,却只能换来更浩大的回音。我也曾在人迹罕至的时分悄悄穿过那些湮没不闻的街巷与楼宇,无数往事被光阴洗涤,慢慢从城市退却。经历了无数生活的细枝末节之后,我自己也一天天变得更加清晰和真实。

    电脑屏幕上的文字一行行展开,像一面反思着自己的镜子。成熟的人往往会发觉可以责怪的人越来越少,人人都有他的难处。我自己是一个循规蹈矩可以到天荒地老的人,恨不得把一生的条条框框都规划得一清二楚,每完成一项就心满意足地在后面打勾。直到许多年后,我听着猎猎朔风从灵魂中呼啸穿过的声音,才明白生活不会永远像现在这样存在下去,对于一些仿佛性命攸关的一切,在另一些人眼中或许就平淡无奇。那些眼泪与苦楚,也必然会在岁月的洗刷下慢慢失去重量,仿若时光中那些最珍贵的回忆,也会慢慢变得让人偶尔想起,浅浅怀念,不再去执着和纠缠……

    只有经得住时光的洗礼,才能见证岁月的光辉

    有些年华,注定会成为一出折子戏

    所有的璀璨都活在别人的生命里,快乐与忧伤不由自己

    在那些明亮而易逝的年华里,一遍遍倔强而疼痛地上演着,不愿落幕

    而那些时光中带不走的东西,终会让我们熠熠生辉

    二

    冬至后的第一个傍晚,阳光放送着橘黄色的温暖意味。矗立的梧桐飘洒着落叶,在脚下投下一片颤动的掠影。被风轻拂过的树叶又轻拂着行人的脸,被脚印覆盖的尘土又覆盖着行人的脚印。寒风断断续续,鞭挞起那些散落在天空中孤傲的云朵,波澜壮阔的血烧残阳没有启章没有酝酿,没有过渡也没有踌躇。

    夕阳隐下去的时候,天际赤熠灼灼,海水像被染料晕染开来一样,目之所及一片暗红。舱盖的暗影把投射到甲板的阳光抚摸得柔和而微凉,每一处的锈迹都像是岁月在浩浩荡荡地向前奔涌时不经意间留下的伤痕。正在敲锈的老师傅们黝黑的脸庞如耕犁过的土地一样清晰明朗,额头上层层叠叠挤在一起的皱纹,印刻着被阳光雕琢过的痕迹,倾述着窝藏在心中比月光还要漫长的故事。

    冬夜,我照例摸索着洗了个冷水澡,然后准备睡觉。翻来覆去,终于又坐起,背靠墙壁。暮色渐染,晚风一股一股地吹着,落英缤纷,林林总总。思绪纯白缥缈,如蝉声般沸反盈天。窸窸窣窣的海浪声填补着失语的空白,就像一记重锤,把往昔的时光敲得粉碎,无论你想捡起哪一块收藏,里面都会有一段让人黯然神伤的过往,不忍卒睹。

    窗外依旧灰蒙,酸涩的点雨像一根针,刺进大团大团棉絮般的云里,安谧地滞在天边,翻滚出浓浓的无力感。这么多年过去,我们奔赴又逃离,没有目的地。海岸星光黯淡,城市在朦胧的雾气里像粗线条一样连成一片,铺积着轰隆隆的倾圮倒塌声。面对生活中不可预测、不可避免、不可掌控的挫折,自己狼狈逃窜的身影,埋藏着只有自己才能明白的苦楚。

我们蜗居在大海最柔软的深处,每日在荡漾的海浪声中酣然入睡。这样的生活有条不紊、慢慢悠悠,像一列火车沿着轨道平静地向前驶去,仿佛今天的生活只是昨天的重演。轮船躁动的电机声永不停歇地震动着我的思绪,窗外缓缓流动的海岸,却又把它一点一点地抽空。我把头沉入梦乡的深处,梦里梧桐树叶翻滚,像哗啦啦的海水声,搅拌着我所有宁谧安妥的乡愁。

    我们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独立的人格,保护着自己骄傲的自由。总觉得在命运面前,我们比远空的飞机还要寂寞、渺小、羸弱。只有在船上的时光,才是我们真正的人生——它朦胧又真切,平静又热烈;自由而克制,烂漫而真实。它像水一样漫不经心地流过手心,轻描淡写地划过掌纹,然后便没了痕迹。手掌纹路上若有若无的洇湿提醒着我们,这些年的别离,早有另外一些新的人和事穿插进各自的生活,我们固守的那一段段心路历程正被时间逐渐冲淡。

    第二天的清晨,雾薄了些,像丝带一样低低地缠绕着远处的海洋。盛满的阳光被揉进温和的微风里,于每一个陌生的港口轻轻地勾勒出可有可无的一笔,留下一句轻若丝絮的低语,绵长和煦,一碧如洗。点点的冰晶蔓生暗长,坠向地面,不着痕迹。凌冽的寒风掠过,灰色的云朵凋落,一簇簇地飘下来,如同一场扑面而来的幻境。苍茫降落的大雪中每个人都肩负着一份执着踽踽独行、死心塌地。

    海员仿佛一位隐士,貌似清寒,却有着一颗淡若秋水的心。在反复的生长与印染中,我闻到了这特殊生命历程中沉静的味道。时间的累积不断增加着磨损,令一切光辉显得衰败涣散,而海员却有一种愈旧愈美的颜色,它别有味道,恍若陈坛,历久弥香。

    我此刻心中怀想着日升月沉的浩瀚海景,天幕一次次降下,灯火一次次点亮,浓云孵化着朝阳,没有尖锐的光芒,让一切都坠入纯净的大海之中。当阳光从天穹落下的瞬间,在缝隙中交替重叠,投放出盛大天光。来自南方的我们在大雪中雀跃穿梭,仿佛行走于万物复苏的春天一般兴高采烈……(中远海运船员广州分公司船员 王俊龙)

上一篇: 下一篇:
 
公司简介
中远海运船员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远海运船员”),隶属于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是集团航运服务产业集群中从事船员管理的专业化公司。公司以原中海集团下属中海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为平台,整合原中远集团下属上海远洋、大连油运、中远散运、青岛远洋、深圳远洋、中远海特、厦门远洋、中远劳务等公司的船员管理业务组建而成,于2017年12月26日挂牌成立,总部设在上海,在北京、上海、广州、大连、天津、青岛、深圳地区设立分支机构。
 
友情链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